分类: 听雨轩

聆听她的故事

8 篇文章

妹妹,你是降落凡间的天使
作者:小可 我出生的时候就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再后面拉着我,我使劲的蹬着我的小腿,可惜什么也踹不着,没有办法我只好在落地那一刻撒娇,“哇……”的哭了,声音那叫一个洪亮,可是当护士小姐温柔的把我抱在怀里夸我以后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小伙时候,又一名护士小姐喊到:“哎呀!还有一个呢!”就这样又一个小家伙出生了,他们叫我们俩“龙凤胎”! 本来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现在…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audio mp3="http://qiniu.newview.top/Audio/woDeYiGeDaoGuPengYou.mp3"][/audio] 作者:洛棠尧 最后,我看着你还俗,从一个信徒退回你最初的俗世间,看着你娶妻,生子,看你破了戒,给她们做好吃的东西,经历着人间那么多美好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最好的时光就是七年前,当我也还…
霸道少年你如风
作者:这么远那么近 01 那一年,当韩飞参加学校运动会百米赛跑时,我坐在主席台上气鼓鼓地扯着嗓子喊:看呐!我们班的韩飞第一个冲过了终点!他为五年六班又一次获得了第一名! 就在当天傍晚,韩飞把我挡在校门口,摊出手问我要钱,说自己饿了要吃烧饼。我揪紧书包盯着他大声说:我没钱!一分都没有! 然后我拔腿就跑,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没跑几步就被他追上再次围堵,…
我们气象峥嵘地爱过,也偃旗息鼓地败北
作者:陆小寒 美好得让人忘乎所以 2009 年的时候,我和江东在北京,最穷的时候,冬天那么难熬,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电热毯,一只三百瓦的取暖器。一人一台旧笔记本,我缩在床上,他蜷在二手市场买来的旧沙发里,舍不得点灯,就着取暖器明黄的光,手指像飞快的马蹄,哒哒哒写着几乎卖不出钱的剧本。 我们还有一口烧蜂窝煤的炉子,到了饭点的时候江大厨就…
荒野之滨
作者:李霄峰 我生活在一个小镇,每天早上我出门前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我的母亲,那只疯狗会不会再追我?妈妈在院子里打水,袖子挽起来,两腿之间跨的很大,从井里费劲的拉起一桶水来,她觉得疯狗追我不是什么大事,在忙碌中白我一眼:“它追你,它追你你也追它呀,我看你爹也管不了这事。” 妈妈就是这样。我只好挎起书包去上学,今天一定会再碰上那条疯狗,那条执着的,从来…
每一份想家都骨瘦如柴
一 京昆高速太原到阳曲之间,松庄收费站的路口,黑虎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车来车往,黑虎在犹豫,它不知道,接下来,该是向左,还是向右? 一辆宝马飞驰而至,车窗半开,女主人抱着一只吉娃娃,在惊讶好奇的眼神中,黑虎落寞的神态,刹那就让人的心疼得紧。 不知道该往哪一边,黑虎没有任何参考,它站起来,抖了抖精神,拖着疲惫羸弱的身躯,朝着左边的路踱步而前…… 二 …
古老的《诗经》不老的爱
作者:王兴菜 【一】 那一年,我们素昧平生,一起读诗经,不为别的,只为恰巧坐在一起。 大三那年,许千山选了门课,课的名字叫《诗经》诵读与研究。许千山是学法律的,选这样的课驴头不对马嘴。事实上,他本人也不想选这门课,但女朋友是中文系的,任着性子非让许千山去陪读不可,美其名曰:爱情要想进步,思想就得统一。 本以为这样的冷门课,没几个人上,可到了教室,许…
你若是闻过宁若海的香
作者:沈嘉柯 序   冬天的时候,我认识了若海。短短的围巾挂在他的脖子上,有点滑稽。我经过他时,就噗哧地笑出来。这一笑,就冒出大朵大朵的白色雾气。这个城市就是这样,热得要命,也冷得要命。   他止住脚步,看我一眼,然后低头继续走。   一所大学其实很大,那么多的男孩和女孩过自己的生涯。在如此青春又如此挥霍的时日,青春应该像调色板上明亮的底色,而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