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中阴暗记忆

每次谈起初中,我都会想起来那段阴暗的记忆。

2011年,我踏入了我们镇上唯一的一所初中的校门。说起初中,我就不得不提起和我同龄、关系最好的发小:超(以下统称阿超)。由于入学分班考试日期变更,我们没有收到学校通知,导致我和阿超错过了入学的分班考试,别人已经分完班之后,我们这批错过考试的人又进行了补考。原本我以为只有我和阿超错过了考试,进入补考考场才发现,错过考试的人足足有一个班。

成绩出来以后,老师单独把我们俩叫进了办公室,我和阿超看到成绩,我发现我和阿超是补考的考生里面成绩最好的两个,阿超比我高了不到十分。当时学校每一级有六个班,其中有两个好班:一班和四班。一班比四班好像还要强一些,也就是说,只有考的最好的那一班,才能进入一班,其次进入四班。那个老师把一班的班主任叫了过来,让他从我和阿超之间挑一个。他挑走了我,我暗暗窃喜。于是,我便进入了一班,阿超进入了四班。

初中总是男孩子的叛逆期,我和阿超当然也不例外。分班之后,关于阿超的信息我就了解的不多了,因为初中以后我们很少再一块回家,一块聊天。那时候,QQ是大家最热最感兴趣的东西。几乎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老式的九键手机,手机上便是QQ、音乐和一些小游戏。我也不例外,虽然我自己没有手机,但是那时母亲经常把手机放家去工作,久而久之,母亲的手机就成了我的了。每次放学回到家,我都会拿起母亲的手机打开QQ找同学聊天,或是去QQ空间转一转,去QQ农场偷偷菜、玩玩大乐斗、精武堂等等空间小游戏。QQ上的游戏玩腻了,还有手机上的MTK游戏(关于什么是MTK,可以自行百度)。虽然那时候的手机并不智能,屏幕现在看来也小的可怜,但是它让我沉迷无法自拔。

阿超和我类似,却又与我不同。分班之后,他认识了他的同桌,一个网瘾少年。得益于他的同桌,阿超开始沉迷穿越火线,从此阿超好像变了一个人,成绩变得一塌糊涂。

网络是一个毒害青少年很深的东西,我和阿超深受影响。那时的我们手里拿着的是从父母那要来甚至偷来的钱,兜里揣着的是手机,背后靠着的是网吧的座椅,眼睛盯着的是QQ的聊天消息,耳朵听着的是穿越火线的爆头声。那时的我们去网吧成瘾,我们的思想已经被网络所麻木。我们记不起夜晚瞒着父母一起在网吧通过多少次夜,记不起逃过多少次学。我们不能得知花了父母多少血汗钱在网吧的网费上,也不能得知花了多少时间在网吧和那个让我上瘾的小手机上。

初二,我开始痴迷于各种破解技术。由于零花钱不足,我开始研究破解网吧的技术。本来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结果没想到网吧电脑被我轻松破解。我身在网吧外表镇定而内心狂喜。阿超作为我最好的哥们,我没多考虑就把方法告诉他了,考虑到安全问题,我叮嘱他不要告诉别人。阿超学会以后更是无法自拔,成天逃学泡在网吧。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阿超告诉我出事了。和往常一样,那天阿超逃一下午课去网吧,破解了网吧的系统。只不过这一次和阿超一起去的有四五个人,这四五个人,不知从哪学的都会了破解网吧的方法。不久,网管就拎着铁棍过来把他们其中一个围起来打了一顿。阿超见状,赶紧躲在网吧桌下,直到网管走后,才灰溜溜的从后门溜走。那天下午,阿超没敢回学校,更没敢回家,独自在一片荒地里蹲了一下午,直到放学。第二天,网管传消息给我们,破解过网吧的人每人拿五十块,否则少不了一顿毒打。五十块,对于我们这种网费都凑不齐的小孩来说自然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掏不出那么多钱。那时候胆小又不懂事,没少受到恐吓和威胁。那段时间,我和阿超成天生活在恐惧和焦虑之中。

初三,由于成绩过差,阿超的父亲准备把他安排到城里一个管理很严的学校。他想让我和他一起去,这样好有一个伴。于是我们就去那个学校参加了摸底考试,后来学校打电话通知说,我们两个成绩太差。再后来,阿超就去了那个学校,而我考虑到学费等问题,就没有去,依然在这所学校就读。

阿超的离开,降低了我去网吧的频率,不过偶尔阿超放假回来,我们还是会去网吧打一个通宵。那时候智能机刚刚兴起,手游天天酷跑代替穿越火线成为青少年的新一代“毒瘤”。大家都嚷着要买智能机,而我依然拿着那个破旧的玩了三四年的小手机。因为这个小手机让我沉迷的不再是游戏,而是技术、破解和编程。别人都说我把那个手机玩开了花,没错,因为那个手机,让我接触到了计算机领域,这是这个手机带给我的最大收获。

中考,在我印象中只记得一些片段了。我记得考试前一天我在阿超宿舍睡觉,八点躺床上,一个同学的家长打呼噜吵得我到凌晨一点都没睡着。我记得我考前拿着语文古诗词资料努力看,考试的时候却一句诗都记不起来。我记得我考数学时在试卷上留下大片空白,不知从何写起。我记得下午考试差点迟到,一路跑到考场却发现已经发下来的试卷上粘上了鸟屎。呵,真晦气呵!考完,我回到家,等待中考成绩出来。

有一天,中考成绩出来了,要自己去初中去看。我一路很激动,到那后找到了自己的成绩,476分,而二中正榜520多,副榜(曹一)481分。呵,落榜!我努力找阿超的成绩,找了好多遍,依然没有看到,于是我就去找老师问,老师的结果是“不用找了,三百多分!”。我与阿超纷纷落榜,说后悔吗,倒也不觉得后悔。但的确是接下来不知道该往何处走。

再后来,好像听说高中没考上的没关系,还可以补录!其实所谓的补录也就是花钱走后门了。前程一片渺茫,我实在是想要补录。于是,父母和姐姐费了很大心思,花了六千块钱,给我打开了二中的后门。而阿超,他的父亲也是托关系给他打开了曹一的后门。我一向是反对这种走后门的这种腐败现象的,但当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倒说不出来反对,反而很感谢腐败者给我的这次上学的机会。

现在谈起这次走后门事件,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的姐姐、感谢我姐姐的同学和我姐姐同学的父亲。如果没有给我这次机会,我现在指不定是什么样子。很可能没有追求、才疏学浅。虽然现在前程变得光明,但依然不能忘记那段阴暗的岁月。这段记忆提醒着我,不可颓废,保持努力进步。

多年后,我问阿超:“如果初中入学那时候被挑进一班的是你了,你觉得会发生什么?”“那可能我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变了吧。”嗯,是啊。年少无知,不懂得什么才是重要的。诱惑犹如淤泥,一旦陷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吞没。只可惜,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当自己忽然醒来,才发现自己除了破碎的记忆,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