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份想家都骨瘦如柴

发布于 2016-11-19  5 热度


每一份想家都骨瘦如柴

京昆高速太原到阳曲之间,松庄收费站的路口,黑虎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车来车往,黑虎在犹豫,它不知道,接下来,该是向左,还是向右?

一辆宝马飞驰而至,车窗半开,女主人抱着一只吉娃娃,在惊讶好奇的眼神中,黑虎落寞的神态,刹那就让人的心疼得紧。
不知道该往哪一边,黑虎没有任何参考,它站起来,抖了抖精神,拖着疲惫羸弱的身躯,朝着左边的路踱步而前……

从清晨,到下午,黑虎一直在走,月亮出来了,黑虎还在走。
没有休息,不敢停歇,心中装着家,世界再远,也不是天涯,朝着回家的路,黑虎努力向前。
可是,两天后,它却发觉走错了方向,又累又困的黑虎快要崩溃,却没有犹豫,又掉头往回走,又是两天过去了,它回到了松庄收费站的路口。

黑虎是一只流浪狗,7年前的春天,不到一岁的它流浪到太原市小店区师范街社区路泽苑小区门口,饿得摇摇晃晃,保卫室李队长和同事喂饱了它,从此,它就成了小区里吃百家饭的居民。

谁家外出吃个饭,都会带回肉、骨头给它。黑虎特别通人性,从不扑上去抢东西吃。院里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都喜欢黑虎,老人们出去散步,黑虎就送到路口。孩子们追它、拽它、骑它,它从不恼,与小朋友们一起玩耍。

它可爱,它忠诚,外面的生人进了院子,黑虎总是一步不离紧跟着,直到小区的居民来接了人,黑虎才会转身离去,不管是保安,还是居民,都十分喜欢黑虎。

但黑虎只是一只狗。

一年前,刚生完小狗的黑虎跟小狗崽玩,外面一位生人进院时,黑虎扑上去就咬,幸亏咬得轻,值班室的人集资赔了对方500元钱。
担心黑虎再咬人,值班室李队长把黑虎送到晋阳湖,两天后,黑虎就回来了。李队长又开车把黑虎送到了清徐,5天后,狗窝还没拆,黑虎又回来了。

今年5月中旬,护崽的黑虎咬伤了院里的一位老人,老人一家没有说什么,提醒值班室保安要看紧它。
李队长和保安们都挺过意不去的,再通人性的狗也有兽性的一面,万一扑倒谁人家骨折了,医疗费用得上万元,谁负得起责?更何况,黑虎的身长约1米,本就属于城市禁养范围。

这是黑虎第三次被遗弃。

黑虎是被李队长和同事老申送走的,路上一个多小时,它听话地趴在越野车后车厢里,没有叫唤,也没有朝车窗外看。
李队长两人从长风东街上高速,经阳曲,向东,出了盂县南高速口后,又向前开出老远,越野车停了下来。

陪黑虎待了一会儿,李队长和老申上了车,一脚油门,越野车就飞速地逃。瞄了一眼倒车镜,黑虎在车后狂追,老申流着泪,不敢回头……

被骂,被打,被遗弃,可是黑虎还是要回家。
一百多公里,黑虎倔强地行走,二十多天过去,车的声音和气味早就淡了,一开始或许还可能帮它辨路,到后来就只能凭它的方向感。

从太原到盂县的高速路是太阳高速,属于京昆高速的一段。在太原到阳曲一段的分岔口较多,如松庄站、杨家峪站、丈子头站、阳曲站等八九个收费站。过了阳曲,至盂县南高速出口,一路就没有岔口了。其中,回程中最难走的是阳曲收费站附近一段“互通”,这个“互通”是太阳线、大运线的交会处,经常有司机在这儿走错路口。黑虎能过高速互通,太不容易。

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任何食物。黑虎找一回食物,必须下高速,沿线有乡镇村子,至少得跑到两公里以外。

没有任何方式可以帮它找到回家的路,强烈的思念已超越一条狗的本能。
七月的一天下午,一只脏兮兮的大黑狗从外面进来,兴奋地在地上打滚儿,尾巴摇来晃去……

是黑虎!有人情不自禁地喊了起来,声音里充满兴奋和不可思议。对面居住的居民老王,听到动静后高兴地剁肉,装上它最爱吃的生鸡蛋。不一会儿,看黑虎的居民越聚越多,带来的牛奶就堆了二十来袋,还有鸡蛋、鸡骨头。黑虎走的时候胖胖的,回来时瘦了一圈儿,身上的毛都裹着泥,支棱着。

不过在那天下午,它不动也不吃,就在保卫室门外卧着,两三天后才开始进食。有经验的人都知道,那是累着了,是真累。

二十五天,一百多公里,黑虎经风吹雨打,烈日炎炎,不知道绕了多少弯路,只因内心深处对家的挚爱,回到了家。有人说这是电影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传奇,有人说它是现实版的《灵犬莱西》,也有人说它创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回来的这一个月里,黑虎看家护院、陪着孩子玩。原来什么样还什么样,唯独对3次送它走的李队长,不再像以前那样主动过去撒欢儿亲近,也不进值班室里。李队长命令黑虎过来,黑虎往前走一步,离着一米远的距离就站住不动了,怯怯的。
那是一种委屈,还是一种害怕?

故事并未结束。

几天后,一辆警车一辆面包车一前一后开进了院子。警车上下来两位民警,手里拿着铁丝圈,拿着套狗钳,奔着黑虎而去,黑虎急叫着往外挣,没有挣脱,被一把套上车,装进车里的狗笼子,路边的居民围上去,看着这一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队长仍站在院门口,没有过去。身为保安队长的他,知道最近清查流浪狗的行动,而且,黑虎在这一带太有名了。黑虎被抓走,是他预料中的事:“没办法,那你说黑虎咋办?”
透过车窗看到,黑虎在笼子里不再叫唤,也不挣扎,趴着不动。这一次,它将被带向何处?这一次,它再想家了,又怎么办?

有一种思念,叫黑虎。城市很大,交通发达,我们却找不到了家。不愿意被遗弃,却又无法再回去,沉陷于迷茫之中的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只黑虎,身体日渐发福,无法忘记过去的内心凝固了悲伤,只有思念,越发骨瘦如柴。

摘自《疯狂阅读》

0
扫描二唯码在微信中打开

我一直在开辟我的天空